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喊麦文化没落后土嗨社会摇开始霸屏

时间:2018-04-06 10:33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 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,有一天他会身披紧身夹克西装、绷着紧身九分裤、脚踩豆豆鞋、头顶锅盖头,跳着社会摇来娶我。

  对于社会人来说,他们有自己的特殊打扮,必须穿九分裤,走一定要有社会气和匪气,冻出老寒腿没事儿,小夹克也没事,一旦输了排面,可就没了脸面。

  还有,社会人非常在意排兵布阵,“V”字型和“一”字行是社会人最常用的梦幻队型,站一次C位就能圆一次社会人的老大梦。

  而社会人站成一排,多是专用,抖音流行小跑撩小哥哥、小姐姐、小妹妹;在快手,跳上社会交谊舞才称得上有格调。

  在“社摇”圈流传着一个女社会人的憧憬:“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,有一天他会身披紧身夹克西装、绷着紧身九分裤、穿着豆豆鞋、头顶锅盖头,跳着社会摇来娶我。”

  并不是,快手主播麦阳告诉刺猬(ID:ciweigongshe):“年轻人跳着就当健身了呗,反正也能活动。”

  另外,它还是一种实用性极高、社会成本极低的解压娱乐方式,非常适合现在的中、青、少年人(不推荐老年人),不用去迪厅,连酒都不用买,连座都不用占,摇着摇着脑袋就晕了,摇着摇着脖子就“扭着”了。

  这场风靡全国的社会摇浪潮,从小学生到中年人,从平民老百姓到大明星,他们无不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支配着。

  远看,那是一群活力蓬勃的年轻人在抖动身躯,有中风的迹象;可仔细一看,那厮又像是在尬舞,一群人争锋相对,以头颅为剑,以四肢为枪,以整个为炮。

  他们出现在田野乡间小、广场大厅阳台、欧式建筑厅堂、校园迪厅直播现场,快手是直播主阵地,微博和B站是内容主要分销场。

  社会摇从巅峰盛宴,到孤独落寞,再到如今自成一派,独树一帜。其实,社会摇早先年就存在了,那会儿盛行于地下迪厅。到了2014年,社会摇在主流社会集中火过一次。

  那时,社会摇的阵地在美拍APP,美拍#全民社会摇#专区,社会摇迅速在全网走红。在2014年10月30日,美拍#全民社会摇#成功申请了吉尼斯“最大规模的线上自创舞蹈视频集”。由于社会摇是在美拍火起来的,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“美拍摇”。

  那次后,这项“运动”便消匿于,直到2017年,东北的“轻工业”喊麦文化逐渐没落,给了社会摇一个上升的空间和超越的机会,这才有了如今的社会摇第一人“牌牌琦”。

  当时,很多人都抓住了玩社会摇的窗口,但是把社会摇经营得最好的只有牌牌琦——这位在快手短视频APP上簇拥3千多万粉丝的超级大V,他旗下的“牌家军”粉丝数千人,一呼百应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,但是他并不会轻易那么做,现在的他趋于低调。

  牌牌琦本名李孟琦,天眼查的资料显示,2017年10月,他在注册了一家网络传媒公司专门来运营他的社会摇团队,持股占比100%。

  他和她女友都有很多徒弟,徒弟们基本上都和他签有“商业契约”,一旦有徒弟师门,他不仅能够在层面将其逐出师门,在“法律层面”,他也有收回徒弟们的快手账号,这是徒弟们的命门。

  他团队的经营和逻辑与德云社掌门人郭德纲挺像,线上做内容,线下进行“剧场”表演,注册商标。大规模商业化操作社会摇团队是他成功且区别于其他“摇主”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在他之前,很多玩社会摇的人听到电子音乐或者摇滚舞曲,想怎么摇就怎么摇,,但是最大的缺点是没有观赏性,太小众了,太了。到了短视频时代,他将之前散乱乏力的社会摇进行了革新。

  发型、穿着、身材、舞蹈动作必须统一,背景最好是欧式豪华城堡,队伍常用“V”字目型,拍摄团队一定要专业,视觉效果一定要有纵深感,通过多个细节的规范,大大提高了社会摇的观赏性。

  这样做有“大一统”的味道在,也给社会摇立了新标准。点头、晃动肩膀、甩动双手、扭腰、踢腿,每一个动作都有自己的套,简单易学上手快。

  很多人在牌牌琦的基础上开发了多种社会摇类型舞蹈形式,撩妹摇、撩哥摇、battle摇、单人狂摇、两人/多人情侣摇、网吧摇、农村摇、城乡结合部摇、城市摇......看似丰富了类型,但本质上刻意追求新奇的初衷没变,这在社会学中被称为“刻奇”。

  刻奇粘附在很多主体中,集体主义就是其中之一。社会摇是一项集体活动,它承载的社会意义离不开集体主义中的刻奇意味。

  往深了想,带着刻奇目的的社会摇,不仅是一项被特定人群消费的普世文化,更是一种意识形态,甚至在某些青少年中形成了唯一美学。

  有没有发现,社会摇和广场舞很像,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点,参与者都是一个又一个的孤独个体,他们都在寻找一种集体荣誉感和获得感。

  麦阳的团队现在有10个人,年龄从16岁到19岁不等,他们想要做成更大的主播,“努力的过程就是每天去直播拍段子,早起早睡。”

  将麦阳团队凝结在一起的是跳社会摇,但他们更多的是为了寻找共同体,才通过跳舞的方式去组建一个群体组织,乐在其中的时候,还能通过视频软件代言一些广告赚到钱。他们渴望成为大主播的背后,是希望冲突阶层结界的渴求。

  组织的另一个意义在于,让你有归属感,有上的靠山,这样要比单打独斗的孤傲侠客更有威力,在熟人社会的争斗中,组织会令人觉得温暖,一起往前冲的时候,会有额外的快感。

  前不久,牌牌琦在海南拍摄婚纱照,他把他的一帮20岁左右的兄弟姐妹(徒弟)都带了过去。他将图片发布在网上,让别人知道你过得比别人好。

  不见得,牌牌琦曾经和他徒弟之间的关系一度崩溃过,我们所看到的不过是通过社交营造出来的网络景象。刺猬(ID:ciweigongshe)尝试牌牌琦方面接受采访,但是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。

  从散兵游勇到团队化运营,并不能改变社会摇是“艺术模仿品”的特质,取街舞、霹雳舞等舞蹈的形,跳社会人的魂。

  在底层,社会摇红红火火了很多年,直到现在也还是酒吧、迪厅的常见娱乐方式,现在走到了大众面前,却并不被大众待见,它究竟能不能经得起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  女朋友是博士,她说她喜欢社会摇造型的男生,我以为她开玩笑的,没想到是真的喜欢,还想让我去变成这样,如果我受不了的话就不受分手,我该怎么办?

  “他帅啊,对女朋友又好。”刚满17岁的张菱如此评价牌牌琦,张菱现在就读于贵州的一所职业学校。

  不过,牌牌琦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,“我喜欢吴迪那种的男生,牌牌琦身材好是好,就是太瘦了。”她犹豫了一会儿,补充道,“不,应该是没有吴迪帅。”

  吴迪是快手上一位拥有2529万粉丝的大V,拥有精致的面孔和白皙的皮肤,一度被冠以“快手第一男神”称号,是很多快手女性青少年用户的心仪对象。

  张菱平时也会自己拍一些视频上传到快手,只是播放量有些惨淡,“我就拍我的美照,不跳社会摇,也不拍那些‘惊悚’的视频,也就看看社会摇,看看搞笑视频和一些新奇视频。”

  她觉得社会摇中的那些男生跳起舞的样子很整齐,“听着背景音乐,看着他们跳的那么整齐,觉得还挺震撼的。”

  而一些社会摇“者”喜欢社会摇的深层次原因是牌牌琦这个人。15岁的初中生黎芳说,牌牌琦虽然不是最优秀的男生,但牌牌琦却有、努力、自信的。

  黎芳说:“他不容易,我能做的就是默默陪在他直播前,给他加油。”在一些快手主播的粉丝群,有很多人每天都在等着主播开通直播,然后去刷人头。

  不过,社会中有不少瞧不上社会摇的声音,知乎网友@孙二缺就觉得,社会摇是一种社会浮躁的表现。

  “我只想说现在的社会浮躁,带动了年轻人想不劳而获,通过简单的手段让自己暴富。现在更是大肆爆料网红月收入上万,让这些年轻人更是蠢蠢欲动。”网友@孙二缺如此表达他对这种现象的看法。

  只是,从杀马特、、微约、广场舞、冰桶挑战,到社会摇、海草舞、C哩C哩舞,不同的年轻群体,总在制造属于自己的流行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